yabo7

8月23日,“消失的技法——让•鲍德里亚的摄影”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。此次展览由费大为策划,鲍德里亚太太玛琳·鲍德里亚联合策展,使观者在新的视觉景观与图像经验中,重思这位思想家对摄影的独特贡献,深入其广袤的理论世界,以此纪念鲍德里亚诞辰90周年。

本场展览中的摄影作品先后于连州国际摄影年展、广东时代美术馆以及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呈现,此次为上海地区首展。

策展人费大为称这次展览意欲呈现“一位思想家,而非摄影者的摄影作品”。所以,这不单单是一个摄影家的展览,也是一个思想家的图像展,一个摄影家的哲学展。

让·鲍德里亚的妻子马琳·鲍德里亚在开幕式说道:“对鲍德里亚来说,思想是一种姿态。今天,我很高兴参加他的摄影作品展。同时,也很感谢费大为先生与展方在很快的时间内策划出此次展览。”

与其从事理论的作风相似,鲍德里亚对待摄影始终保持一种“外行”的眼光。就像他坚称自己不是哲学家一样,他也坚称自己不是摄影家。上世纪80年代初期,鲍德里亚基于一次偶然的契机获得了一台照相机,随后开展了摄影方面的思考与实践。他主要在学术交流或个人旅行的途中进行拍摄,同时也会聚焦于日常场所的生活片段。相较于人物肖像,他专注于拍摄“景”与“物”,意在剔除与抵抗意义与语境,让客体呈现出自己想要表达的面貌。

鲍德里亚曾说:“某些图像并非来自摄影术也非来自摄影史,它们来自对物体独有的那种想象。也就是说,来自这样一种想法:是物体在看我们,是物体在思考我们。面对一个越来越模糊的现实世界,它们试图重新找到那独特的美妙瞬间。也就是那初触的瞬间,惊喜的瞬间;那时这些东西还没有意识到我们在那儿,我们也还未将我们的存在强加于它们,它们的静谧还不曾被打扰”。就这样,鲍德里亚消除了伟大摄影艺术传统的副作用,使观者得以在伟大摄影艺术传统面前保持自我判断的自由与准确;同时,也将观者带入另一个平行世界中,在这里,整个世界被不动声色地颠倒过来了。观众终于又一次看到了镜头后面的那个世界,一个同原来看到的世界完全不同的空间。拍摄主体与客体互换了位置,图像的意义被削减为零。

摄影批评家顾铮曾如此评价鲍德里亚对摄影最为独特的理论贡献:“他完全抛开了从来的从作为主体的摄影者的立场出发对摄影的解释,从被拍摄对象的立场出发来认识摄影的本质”。1998年,鲍德里亚在一篇与展览标题同名的文章(法语原题意为“因为幻象并不对立于现实……”)中指出:“一切都在消失的技法之中。只有以消失的模式生成的物体才是世界的他者。”如果“他者”存在的唯一方式是基于主体自身的消失,那么拍摄照片是将埋藏在现实之下的“他者性”挖掘出来,让世界作为奇怪的吸引者出现,并且将其奇妙的吸引力在影像中固定。所以,对于鲍德里亚而言,摄影是一种丧失自己身份的行为。他曾言:“我发现在拍摄的时候,对象与我(主体)实际上是处于一种双向的、互相诱惑的关系中。在这个时候,主体和客体都不存在了主客体成为一体,我是被这种整体性所吸引而对摄影产生兴趣的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tustinflooddamage.com/,卡利亚里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